廣告贊助

  早餐時,不知為何夾了一顆前些天都跳過去的醃梅子,我吃了一口飯,咬下一小口梅肉,天呀!鹹死了,趕緊再多扒一口飯,還是壓不住梅子的鹹味,只得草草吞下,再灌茶 。真是打死賣鹽的!難怪日劇中這麼大一個飯糰,只消在中間包一小顆梅子。我想起小當家用梅子炒飯,給出任四川(?)因天氣太熱缺乏食慾的北方官員吃,利用梅子的酸味引發食慾,可是這個梅子酸味很淡,一整個死鹹,小當家的炒飯放滿了切碎的梅肉,這麼鹹的炒飯能引發食慾嗎?我心中滿是疑問。

  早餐後回房間照例倒回被窩賴床,不小心還真的睡著了,後來突然被外頭吵鬧聲音驚醒,已經九點零七分了!趕緊跳起來著裝,好在到纜車站時,不是最後一個。仙蒂說,她還正想著不知道該怎麼叫我起床呢!

  今天往東山的gondola終於開了,聽說那邊適合我們的路線是觀光客路線,非常非常簡單,而且雪很鬆厚。原本期待直接拉到東山上課,可仙蒂說纜車出來有一小段很陡的坡,我們還是先將轉彎練好,再過去比較保險。

  我走至昨天穿雪板的地方穿上雪板,今天輕輕鬆鬆的走進纜車站,纜車站查票的工作人員還是同一位,想起昨天的窘境,自己也覺得好笑。

  坐在纜車上,仙蒂發現下方的雪地有不少腳印,原本以為是工作人員留下來的,仔細研究,腳印都是從樹林中突然冒出來,又再回到樹林中,人應該不會從這樣的地方進出,而且腳印很小呢~我們討論著什麼動物在下雪天還會出來活動,最有可能的是兔子。想起木蘭詩中最後一段:雄兔腳撲朔,雌兔眼迷離,兩兔傍地走,安能辨我是雄雌。可是腳印只有一雙,不是一對一起出來活動吧!突然還蠻期待可以看小動物在纜車下跑來跑去的樣子,應該只是妄想吧,哈哈!

  上到西山,整個滑道看起來非常光滑,一體成形,還微微反光,與第一天下午上來看到的高低起伏相去甚遠,我疑惑著想著,這真的是我滑過一天半的地方嗎?!

  今天跟著我們的林阿姨,五十多歲了,第四次滑雪,看著她用著優雅的姿勢慢慢S型下滑,真令人羨慕!

  一開始,仙蒂敎我們斜滑,當遇到坡度太大或不方便轉彎的地方時,便可以使用斜滑切到想去的地點。這次滑得還算順利,只是我滑到後來兩腳會有明顯高低差,停下時不太好站,而看看其他人並沒有這個狀況,是我沒有天份嗎?!

  開始練習下滑轉彎,我小心翼翼地控制速度,因戰友們太過快速,變成仙蒂只跟著我一人。雖然自己覺得轉彎姿勢有做到位,但因為潛意識的恐懼,整個身體並未能真的往谷方站,一邊滑一邊有仙蒂在旁邊叮嚀,讓我慢慢調整姿勢,順利多了!一人教練的感覺真棒,難怪有人喜歡個別請教練。到了最後的陡坡,這次我順利地轉了兩個彎,第三個彎雖然不成功,又往下暴滑,很快地發現剛剛兩個彎已經成功抑制速度,而且剩下的只是一小段路,速度還沒有很快就到地面啦!我順利地直接滑進纜車站!

  第二趟,因為前一次仙蒂只跟著我,便說這次讓我自己滑,她跟著Josephine。我想這樣也比較公平。照例,我們先斜滑離開出口,前一次很順的斜滑,不知怎地這次滑不動了,只得費力地半滑半走向前移動,這次仙蒂和Josephine都優雅的向前,而我又滑到兩腳明顯高低差的地方,而且差距越來越大,真是臉上三條線!還好這並不妨礙我轉成全制動下滑。

  仙蒂陪伴著Josephine,我開始自己練習轉彎。不想剛開始下滑,前方就站了三個人,為了避免重蹈昨天的覆轍--撞到人,我選擇摔倒。這次有如神來之筆,立即站了起來。仙蒂看到我自己迅速站起來,就放心地繼續指導Josephine。

   我又繼續下滑,不想方才的三個人也下滑了一段,又擋在我的前面,只得再次選擇摔倒。摔倒時附近經過的人好心地問:Are you ok? 不過這次就沒有那麼好運,我雪板卡的方向不對,其實已經起來了,但因為雪板會一直往前滑,整個人無法站直,又倒下去。試了幾次,氣喘如牛,索性坐在雪地上休息起來了。我看著上方的人一個個滑下,發覺有些人其實也滑的不是很順,會一直摔倒,但是他們可以快速的爬起來,摔倒也就不是什麼阻礙了。

   坐了好一會兒,屁股開始有些發涼,仙蒂和Josephine已經看不見身影,我想起了第一天被困在滑道上的情形,覺得應該自立自強,不能老是等著別人來救我!重新觀察山線的方向,喬好雪板卡住,這次順利地站起來。可是要轉成全制動姿勢時,雪杖居然只有一支能插入雪中,天吶!這是雪嗎?根本是厚實的冰塊嘛!另一支雪杖無論如何就是找不到可以施力的地方,只得勉強用一支雪杖支撐力道轉換方向。

  下滑至纜車站,沒見到其他人,因為第二次的摔倒,耗掉了大半的體力,我開始覺得累了,便在纜車站等著。等了幾分鐘,仙蒂下來,說其他人已經先到gondola等著,而從lift到gondola不好走,只得跟著仙蒂再坐上去,要從上面滑過去。

  上去後照例利用全制動轉彎來減速,下滑過了緩坡段,仙蒂指著遠方的gondola,要我斜滑過去。仙蒂陪著我一起,斜滑的速度有點快,對於第一次滑這條路有些緊張,加上這一長段是從別人的滑道上斜切過去,多少擔心著方向與我垂直的滑者,一不小心又摔了一次。

  終於接上了往gondola的滑道,最後一小段使用全制動煞車,可愈接近gondola愈煞不住,整個人衝出去掛在防護網上,仙蒂緊張地說:妳不要動,不要動,等我過來。掛在網子上看著下方,坡度可陡著呢,還有很多樹木,若是沒有這張網子,只怕是直接掉下去撞在樹上!仙蒂一面把我從網子上救下來,一面安慰我:大家都做過這樣的事!這輩子第一次掛在網子上,感覺很好玩很奇特!

  大家都到了之後,將雪板上下卡住,再將雪杖掛在雪板上,因為纜車不會停下,要迅速地將雪板放入車廂外的插槽,再鑽進車廂中,我們一行五人,順利搭上gondola。

   出了纜車站,是鐵製的樓梯,走起來比雪地還滑,總是擔心會咚咚咚的摔下去。我一手想辦法吃力地抱著雪板拿著雪杖,一手還得扶著扶手,小心翼翼地下去,走了一段,大概我的樣子太好笑了,仙蒂好心地來幫我拿雪板,才鬆了一口氣。其它戰友選擇將雪板放在休息區門口,晚些再拿到雪場,可我想長痛不如短痛,就一次拿到雪場,再爬幾階樓梯回休息區。

  進入休息區,第一件事便是上洗手間。不想出來前將整捲未使用的衛生紙碰掉到馬桶中!啊,好浪費呀!把衛生紙拎出來丟到垃圾筒時,很內疚的跟它道歉:我不是故意糟蹋你的洗完手,將手伸進烘手機,天呀,居然是冷風!趕緊把手伸出來,還是在衣服上擦擦就算了。

  吃飯時和戰友們一起坐,這可是這些天來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和戰友們一起吃飯呢!Josephine將脖圍套在頭上當帽子,另外買薄的綁在脖子上,脖圍當成帽子挺好看,綁著的頭髮也不容易散掉,真方便!她說是看到一個小女生這樣做,跟著學的。我們將腳平放在空的椅子上休息,突然想念起前兩天可以回房間,大字型攤在地上。聊著聊著,後方的老人們和我們攀談起來,四五位日本老人,最年長的八十二歲,最年輕的也有七十多歲,是一群好朋友,每年到了冬季都會相約來滑雪,真是令人敬佩。快一點半時,Josephine穿戴好請我幫她拍照,笑說:這樣好像是要去搶劫喔!是呀,滑雪裝備:帽子風鏡加脖圍,待在室內真的很像一群要去搶劫的嫌犯。

  下午的課程開始,外頭仍在下雪,今天溫度低,雪落在身上並不會融化,也就不會濕冷難受,我伸出手接住雪花,薄薄的一片,很新奇,可還是看不出結晶的模樣。走在紛飛的雪中,真的有一種浪漫的感覺呢!爾偶不小心吸進一兩片雪花,鼻子涼一下的感覺,真奇妙!

  坐在lift上,這個纜車比較長,飄著雪的風吹起來有些涼意,而東山的景色又與西山不同,沿途看到的滑道都覆蓋一層厚厚的鬆雪,心中既期待又微微擔心。出了纜車站,短短一段羊腸小道很是平滑,心中安心不少;但是到滑道口一看,天呀!好陡呀!(好像每個滑道第一次上去我都是相同的反應

  我們要滑的是右邊的滑道,仙蒂帶頭斜切過去,對於斜切,總有些微無法停下的恐懼,果然,滑至集合點時,摔了東山的第一下。摔在鬆雪上沒啥感覺,只是很難爬起,我拆去一支雪板,仙蒂撐著我站好後再穿回。大家開始輪流練習轉彎。鬆雪卡雪板,即便坡度很陡,也能將速度控制的很慢,我心安的慢慢練習。Terry運氣不好,沒多久就摔倒,鬆雪不好爬起,爬了老半天,而這正是最耗體力的動作;許是消耗太多體力,之後她連摔了很多次。我和Josephine在等待時閒聊,她已經抓到站在斜坡的技巧,可以輕輕鬆鬆站著,我雖不濟,但也不至於像昨天站到肌肉快抽筋那般悽慘了。Terry很累,希望可以自己先下去,但是有幾各岔路口,仙蒂還是希望大家一起行動。

  還算輕鬆的下了這段陡坡。接下來便是適合我們的觀光客路線啦!這裡的滑道不寬,不太適合轉彎,使用全制動控制速度就可以,也不必吃力地將雪板張得過大,只是沿路的石子喀著雪板一直震動,仙蒂提醒著要我們不要害怕。轉個彎後,仙蒂帶頭用著直滑降優雅的緩慢前進,而我卻得努力地使用全制動煞車。仙蒂跟我說:這段路很平緩,可以使用直滑降試試看。我一轉成直滑降便向前加速衝出,趕緊打回全制動。仙蒂說沒關係,只要不要超過我就好了。於是我便在直滑降和全制動中相互切換前進,心中對於仙蒂的優雅,真是崇拜到了極點!

  原本以為會回到先前的纜車站,靠近時才發現是另一個纜車站。我們要坐纜車上去,再滑一段,才能回到休息區。當在等待區看著纜車慢慢靠近,正準備坐下去時,纜車忽然停了。一抬頭,才發現Josephine站得太外邊,被纜車推倒在地,工作人員才趕緊將纜車停下,好在她沒有受傷!

  上去後又是一小段陡坡,坡度同第一次的纜車出來差不多,我們依舊一段段練習轉彎。接下來是一條不太寬也不太陡的滑道,用全制動前進即可。滑著滑著,一不小心滑進了左邊的積雪中卡住了,脫下雪板重新走回滑道上,仙蒂提醒說:接下來會有一段上坡路,從現在開始必須用直滑降前進,利用下滑的衝力衝回纜車站,而後面這段斜坡要自己走多遠,就取決於下坡這段的速度能造成多少衝力向前走了。往前望去是明顯地V字型地形,我使用直滑降,當速度開始變快,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後靠,我察覺脛骨並未跪在雪鞋上,而是小腿肚緊貼在雪鞋上。仙蒂開始糾正我的姿勢,我壓住對速度的恐懼,僵著身體,調整姿勢,用著近乎標準的姿勢向前衝去,就這樣一路飆回休息站的門口。等了好一會,才見到仙蒂姍姍走回,時間已是三點半,這一趟下了二個小時。

  Terry因為體力不濟,決定坐gondola先回去,仙蒂問我們還要不要再上去一趟。其實我也很累了,很想休息,可是一想起今晚就要歸還雪具,而明天就不能再站在雪場上了,心中突然有許多不捨,掙扎許久,心一橫,就再滑最後一趟吧!

  這趟上去,仙蒂說左邊的滑道,與右邊滑道坡度差不多,但是比較短,提議我們直接滑左邊。反正是跟著仙蒂,也沒有意見,就這樣慢慢地從左邊下來。先是一個轉彎一個轉彎慢慢練習,再來是連續三個轉彎停下的練習,Josephine跟隨仙蒂畫出的S型線條,很優雅的下滑,可我大約僅能滑到1/2多到2/3的長度,就停下來了,她們的三個彎,我只能轉二個半就到了,仙蒂安慰我:轉彎是為了減速,只要能達到這個目的就很棒了!半途經過剛才坐的纜車站出口,接上了前一趟最後纜車上來的那一段。

  這一段在陡坡和緩坡連接處,恰好是一個岔路口,分岔的懸崖前插著類似佈告欄的旗子,仙蒂和Josephine停在旗子後方,而我正巧停在旗子正前方。仙蒂問我要不要穿過旗子下方,此時我的職業病冒了出來,做最壞的考量,一是腰不夠彎,整個人掛在旗子上;一是速度不夠,剛好停在旗子正下方,進退不得;最慘的是速度太快過了旗子還停不下來,衝出去掉到不知道會是懸崖的哪裡?!雖然我買了一千萬的意外險,可是一點也不想用!我知道自己已經很累了,控制度不好,決定放棄。仙蒂覺得簡單好玩,還特地示範一次給我看,可我還是決定當俗辣,避免慘事發生。仙蒂只好放棄。

  滑進緩坡,有鑑於前次滑到左邊積雪中,特意稍微靠右,可滑著滑著又發現腳下的積雪變厚,想著該往中間靠一些,我還沒想好該如何動作,整個人就突然衝進右邊的積雪中。

  我卡在鬆雪中,試著想移動手腳,卻發現雪板和雪杖被樹枝勾住,完全動彈不得,只得耐心等待仙蒂營救。

  一會兒看著戰友Josephine滑了過去,又等了很久,終於看到仙蒂到來。不想仙蒂完全沒發現我,就這樣從我眼前滑了過去。我趕緊大叫:救命呀!(仙蒂OS:是上面纜車的人在喊嗎?)仙蒂!(仙蒂OS:是有人在叫我嗎?)仙蒂停了下來,疑惑地左右張望,我再大叫:右邊!仙蒂後轉向右方看來,終於發現了我!她過來幫我拆雪板,說著:還好你有叫我,不然就沒人救你了。雪板拆了,雪杖也拿下來,我試著將手撐在地上,不想連手肘都沒入雪中無法施力。最後只得手腳並用爬了出來(事後想來,我並未試著站起來,而是直覺手沒能撐在眼睛所見到的地平面上,就認定自己站不起來)。哈哈,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跌進這樣深的鬆雪中,也算在深雪中打過滾,不枉此趟啦!

  我用全制動往纜車方向前進,卻老是覺得速度太快剎不太住。快到gondola與lift的叉路口,教練大麥從後方趕上來,仙蒂將我交給大麥,要他帶我往gondola方向,她則要前往休息區找Josephine。大麥超過我時,趕緊先叫住他,要他不要滑在我前面,避免我又栽在哪裡而沒人可以救我!眼前的路有些彎度,大麥叫我轉彎,直說:踩右腳!踩右腳!我還困在速度過快,無法分心轉彎,眼看又快撞上護欄,本能地選擇摔到!摔下去沒幾秒,仙蒂已帶著Josephine回來,她問大麥:她怎麼又摔在地上?!我想她應該是很傻眼,才去轉個一小圈回來,我又在地上啦!

  此時我已精疲力竭,完全爬不起來,反正gondola就在眼前,大麥讓我脫下雪板直接走過去。看我們走得辛苦,進gondola前大麥突然說:把雪鞋鬆開會比較好走。試了試,真的輕鬆多了,就連鐵製的樓梯都不打滑了!

  在gondola上,我們閒聊著,而沿路的雪景很美,某一區在夏天是高爾夫球場,還有一區在夏天是遊樂園呢,即使雪覆著,也能隱約看出遊樂設施的形狀,就算只是個不滑雪的觀光客,也應該要來坐坐看。

  回到西山,大家手腳很快地穿上雪板,而我還沒能穿上,教練們就發現所在位置是雪盆的終點,對於這種無法控制速度和方向的雪盆,會造成我們很大的危險,我只好再抱起雪板繼續向前。穿好雪板,我發覺腳已經無法施力,只能拖在地上走路,經過別人的雪具旁,就讓我的雪板與它擦身而過,而一旁的主人很關心地問:Are you ok?

  走到接近南館的下滑路段,可我必須回北館還雪具,是另一個方向,要先爬一小段斜坡,才能滑回去,我疲憊地覺得自己已經無力爬上去,就脫下雪板慢慢地一點一點走回去。

  歸還雪具時,心中很是不捨,不過我已經精疲力竭,即使明天可以繼續滑雪,只怕也沒有氣力了吧!三天的滑雪時光,就這樣告一段落。

  晚上因仙蒂的雪板被小石子刮了好幾道刮痕,教練小丁來幫忙給雪板上蠟,聽著仙蒂說:我的雪板沒有保養上蠟,今天一直沾雪滑不動。難怪下午我煞車煞的要死,仙蒂還可以優雅的使用直滑降,原來是雪板缺乏保養沾雪!仙蒂,枉費我一下午對你如此地崇拜,居然是一場天大的誤會!!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雙兒 的頭像
雙兒

浪跡天涯

雙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