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告贊助

  早上起床,窗外正飄著雪,這還是第一次見到下雪呢!

  吃過早飯,回房間換衣服,換到一半還得把窗戶打開透氣,避免中暑,真是難以想像在4度的環境還會中署,傳出去應該會笑死人吧,哈哈。

  到了Locker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穿上雪鞋,已是滿身大汗。笨重的雪鞋,根本不會走路了,我想起機器戰警,腳上的裝備莫過如此。沉重蹣跚的步伐,我想起不知自何處聽聞,古人練輕功,有一方法便是在腳上綁鉛塊,這樣三天下來,莫非我也可以練就輕功草上飛?!

  走出戶外,我伸出雙手想接雪花,卻因為溫度太高,飄到身上即刻融化,看不到雪花結晶模樣,有些失望。

  差不多到了集合時間,拿著雪杖和雪板,踩著笨重的雪鞋,看著大家靈活的移動,好生羨慕。尤其是幾乎每個人都可以單手拿雪板,對於手腕曾經受過傷的我,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,只得用雙手抱著,而我即便是抱著,還有一種千斤重手臂快斷掉的感覺!

  開始上課,教練仙蒂帶我們到較為平坦的地方活動熱身,並提醒以後上課前都需要熱身,才不容易受傷。(不過話說之後上課都直接上纜車,少了教練帶領,完全沒有再熱過身了!:p )

  上課沒多久,我的風鏡開始起霧,不過目前僅是簡單的練習,也沒啥關係,就這樣將就著用。

  仙蒂先介紹如何拿雪板,要將雪板一上一下卡住,單手拿位在下方的雪板,或是兩手抱著,千萬不要扛在肩上,這樣很容易打到旁邊的人。

  然後是穿雪板,先將雪鞋前頭對準雪板,腳後跟再用力踩下去。我們先穿上一隻雪板,開始練習走路,不想就摔了今天的第一下。還好,摔在雪上並不痛,不過習慣性反應,左手撐了一下,手腕震到有點酸痛。昨天同團的林阿姨建議可以買臀部和膝蓋有護墊的長褲,這樣不怕摔,其實並不需要呢!某位戰友伸出友情的手拉了我一把,之所以說某位,是因為大家全副武裝的穿戴起來,誰是誰還真的無法辨識呀!練習還算輕鬆。再來是兩隻雪板,也順利走了兩圈。

  再來介紹如何摔倒,摔倒不能往後倒,尾椎容易受傷,也沒有力點止滑;應該要往兩邊倒,才能止滑,不容易因為姿勢不良造成肌肉拉傷;千萬不要用手去撐,手會容易受傷。這點我剛剛已經有了體悟呢!然後問大家要不要練習摔倒?大家有志一同的都不要練習。話說之後一整天,摔的還算少嗎?哈哈!

  之後繼續介紹滑雪的一些名詞山方谷方,如何站立等等,對於第一次接觸這些名詞和動作的我,完全霧煞煞!不一會,仙蒂帶著我們走到小斜坡上,開始正式的滑雪練習。仙蒂先講解動作,示範幾次,再讓我們一個個練習。

  第一次做直滑降,雪板呈平行狀,人便會直直向前滑去;再來是全制動,雪板呈A字型,煞車用,練習了兩次,因為是煞車,不太會往下滑,還需要用雪杖撐著施力,才能下滑一小段。大家輪流練習中,最小的妹妹已經無聊地在一旁滾起一個大雪球,準備要做雪人啦!

  仙蒂覺得這個斜坡太平,我們又換到另一個更陡些的斜坡,雖然是一小段,但是笨重的雪鞋加上雪板,不太聽使喚的雙腳,爬起坡來格外吃力,很快地便覺得疲累!再加上練習下滑的速度感較方才快多了,一緊張,身體便不由自主地向後倒,跟著就是摔倒!摔倒後爬起,又是非常費力氣地。下在身上的雪,又冰又濕,大家的風鏡開始起霧,而我一早便起霧的風鏡,許是溫度降低,反倒開始清晰了!

  練習一陣子,有人問:教練,現在幾點了?仙蒂:十點半。大家開始哀號,怎麼才十點半,不是應該已經十一點半,要休息了!仙蒂:大家是覺得度日如年嗎?哈哈,大家都覺得又冷又累,時間過得太慢。

  快下課前,仙蒂敎我們練習轉彎,期望上纜車前大家都能學會轉彎。不過,速度太快,根本來不及反應,我的轉彎完全失敗!

  下課後脫下雪板,突然發現輕鬆多了,穿著雪鞋走路也沒有這麼難。

  中午休息,發覺手套已經溼透,頭髮也幾乎濕到有些微微結冰,脖圍也溼了一部份;我決定回房間,拿吹風機吹乾,並換過一雙手套。

  下午的課程,陣亡了幾個人,仙蒂準備開始帶我們上纜車,這樣就不用辛苦的爬坡爬半天。老實說,全制動都還不熟練的我,有些緊張。

  我們集合後,出發向纜車站走去,爲了快速,大家將雪板拿在手上,過去再穿。唉!雪板是穿在腳上腳痛苦,抱在手上手痛苦,我心想,這就是花錢受罪吧!而雪花打在身上的溼冷,完全沒有電視電影中走在雪中的浪漫,真是欺騙我的感情。

  纜車分為兩種,一種是lift,必須有穿雪板的人才能坐,像是放置在公園有靠背的長椅,雙腳懸空,安全環要自己拉下,這種纜車只能單向坐上去,並不能坐下來;另一種為gondola,一般遊客也可以坐,像貓纜的密閉式車廂,雪板和雪杖必須放置於車廂外的插槽,可以雙向乘坐。我們要坐的是lift。

  lift要在入口等待,工作人員說可以的時候,往前到等候線,回頭注視著纜車,看好坐椅後坐下,雪杖要向前指,避免折斷。快到纜車站時,雪杖又要向前指,雪板也要向前翹起,也是相同道理。纜車進入纜車站後,雙腳可以觸碰到地面時,直接站起來,纜車的移動會自動將我們向前推,此時用直滑降,待出了纜車站再使用全制動煞車。若是一開始便使用全制動,大家會擠在纜車站,很容易就被後面的人撞到。

  纜車站排隊的入口處有一點點小斜坡,我無論如何就是走不上去,還好後頭的人幫忙,將我推上去。勉強走到入口等待處,我已經滿身大汗。工作人員請我們向前,是位非常有經驗的人員,一眼就看出我是絕對來不及前進的菜鳥,乾脆直接將我拉至等候線。仙蒂細細叮嚀每一步驟,順利地坐上纜車。坐在纜車上,完全沒有心情欣賞風景,我看著下方,高度不小,不知道掉下去會怎麼樣?!

  終於進入纜車站,我站起來滑沒幾秒就摔倒,仙蒂拉著另一邊的戰友Josephine也摔了個半倒。工作人員迅速過來拉起我和Josephine,我們繼續向前稍候其他戰友。之後兩三車的人也都陸續摔倒,工作人員來不及拉人,便衝過去先將纜車停下。這真是一個需要快速反應的危險緊張工作呀!

  移動到滑道口,這,可是一個可怕的大陡坡,早上的練習與此相比,根本是小巫見大巫!仙蒂帶著我們準備向前移動些,避免擋到後面的人,我才走兩步便向下衝滑摔倒,幸好有人立即滑過來擋住我!站起來後,發現這個斜坡我連站著都有很大的問題了,還得靠著雪杖支撐,才不會向下暴滑。

  仙蒂呼叫了一位教練幫忙帶著一位戰友,看著他背對谷方帶著學員下滑,令我瞠目結舌,我連正面下滑都有問題了,更何況是背面下滑還得支撐學員的重量和力道,教練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當的!

  仙蒂輪流帶著我們一小段一小段的練習,看著她在這可怕的斜坡上,如履平地上上下下移動,真是佩服極了,我想今日運動量最大的其實是仙蒂吧!因為是一個個指導,頗花時間,旁邊等不及的人便自己試著下滑,速度之快,不消幾秒便下去了一大段以摔倒收場。最後上頭只剩下我和仙蒂兩人。

  我無法將雪板張的夠大以控制速度,老是摔倒,不知道摔了幾次,整個人渾身上下已經完全使不出力來,即使仙蒂使勁拉我,也站不起來。後來好不容易站了起來,我很沒出息的問:我可不可以坐在地上滑下去?仙蒂非常嚴肅:不可以!然後很努力地鼓勵我,而此時其他戰友早已摔的不見蹤影。

  後來摔的某一次,因為姿勢不對,我左膝內側的肌肉非常疼痛,仙蒂提醒我不知道是否有拉傷,晚上不可以泡湯。

  幾番練習,終於能將雪板張的夠大,可是這個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非常不舒服,尤其是左膝內側的肌肉一直隱隱作痛,慢慢地一小段一小段下滑幾次後,我的雙腳開始微微發抖,有些不受控制。此時,仙蒂看我已經有些抓到訣竅,便問我能不能試著自己下滑?我知道她在我身上花了太多時間,也很擔心其他學員,便說那我先坐下休息。當坐到地上的那一瞬間,真是鬆了一大口氣。仙蒂快速的下滑,我想她應該非常擔心其他人吧!

  纜車載上一批又一批的人,而我坐在地上,眼巴巴地看著他們一個個呼嘯而下。不一會兒,只剩下我一個人。

  坐在空空蕩蕩的滑道上,屁股開始發冷,可又沒有勇氣在這麼陡的坡道上自己站起來,不知發呆多久,正想著會不會在這裡坐到天荒地老,上方忽然滑下來一個人(後來聽仙蒂說是阿德),停在我面前問我:要不要我帶你下去?我一整個愣住,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他問了兩次,嘆了一口氣,直接決定帶我下去。阿德一把拉起我(此時倍覺男女力氣的差別),在我的雪板前方鎖上了固定器,帶著我下滑。

  有了固定器的輔助,我只需要專心在把雪板張開,雪板變得比較容易控制,阿德讓我練習了幾次煞住,要我回頭看看應該將A字型張到多大才真的可以停下,並不時的糾正我的姿勢,身體需面向下滑的谷方,雙手要自然下垂在身旁,人要站直,身體要往前傾,脛骨跪在雪鞋上。到了緩坡處,纜車又載上了一批人,他抬頭看了看,說:我就帶你到這裡!方才被困住的感覺又冒了出來,他應是看出我的緊張,只得無奈的帶著我繼續下滑。

  緩坡路段控制的還不錯,還能因為速度太慢將A字型縮小來加速,瞬間感受到了些微競速的快樂,難怪有人會愛上這個運動。

  緩坡段過了,又來到一個陡坡,下方還是岔路,路的盡頭都有纜車站。我站著研究了一會,確認左邊是我方才坐的纜車,確定目標。可是突然的陡坡,一下反應不過來,又摔倒了。我回頭張望,阿德正在陡坡起始處照顧其他摔倒的人。因為摔的姿勢不對,左腳完全無法移動。下方有人看到,正努力往上爬想來幫我,快靠近時,阿德已經滑到我旁邊,下方的人看到有人幫忙,轉身離去。

  他用孺子不可敎也的語氣說:你怎麼又摔倒了?!把我拉起來後,告訴我就帶我到這裡,然後拆掉固定器離去。

  一下午的折騰,我沒有力氣了,抱著雪板走到纜車站入口,看到教練小山,請她上去若是看到仙蒂,告訴她我在山下,我怕她擔心我怎麼沒多久的時間就不見了。等了一下,就看到仙蒂滑下來,雖然才四點,離下課還有半小時,不過就先回去休息啦!

  和我一同回去的還有戰友Terry,是位有毅力的媽媽,雖然學的比較慢,卻仍然一直堅持著滑了四年,好生佩服。Terry鼓勵我,第一天是最辛苦的,要我明天千萬不要放棄。我笑笑說:我和仙蒂住同一間房,明天早上無論如何她都會把我拖出來的!哈哈!

  回去後臀部和大腿,自體內散發寒氣,皮膚摸起來煞是冰涼,因為不知道左膝內側的肌肉是否拉傷,忍痛捨棄湯屋,在房間內淋浴。腦袋中不停想著,我犧牲了留給自助旅行的假期來滑雪,到底是對?是錯?但還是未能給自己一個答案(仙蒂回來後說:這要等三天過完才能知道答案)。

  睡前,我拿著撒隆巴斯噴劑,到浴室噴灑酸痛的肌肉,不想,竟將浴室噴成毒氣室,差點嗆死自己!不過噴完後,肌肉的確舒緩不少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雙兒 的頭像
雙兒

浪跡天涯

雙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阿慧
  • 期待要看到第三天哦~~
  • 哈哈,那可能要等很久耶~因為存貨都已經出清啦~ ^^

    雙兒 於 2011/01/13 11:10 回覆